结婚纪念日夫妻双双坠楼身亡 丈夫生前曾在朋友圈抱怨妻子打牌欠

时间:2021-07-31         浏览次数

  7月29日,时间已经过去一个多月,但四川宜宾市江安县魅力欧镇小区的业主们,谈起此前的“夫妻坠楼”事件,仍忍不住扼腕长叹:年纪轻轻,不值得啊!距离魅力欧镇25公里外,两座新坟上的泥土已经泛黄,花圈被雨水淋得七零八落。而墓的主人,就是人们惋惜的坠楼夫妻——6月10日晚,疑因家庭纠纷和经济矛盾,魅力欧镇小区业主刘某和妻子朱某贤双双从16楼自家卧室坠落身亡。6月11日凌晨零点32分,江安县公安局官方微博“江安警方在线”发布的警情通报显示:6月10日21时20分许,在江安县江安镇魅力欧镇小区发生一起坠楼事件,刘某(男,31岁)、朱某某(女,29岁)坠楼后,经120现场确认死亡。通报称,事发后,江安县公安局对相关情况展开调查核实。

  ▲警情通报。近日,红星新闻记者从当地警方获悉,经警方初步调查,该起坠楼事件中无犯罪情况发生,夫妻双方均为高坠身亡,双方家属对此结论没有异议。

  江安镇是宜宾市江安县县城所在地。事发小区魅力欧镇位于江安县滨江路,距离江安著名的睡佛寺不远,属于当地较早开发的大型住宅小区之一。小区分为一期和二期,事发楼栋为二期,总楼层26层,事发房间位于16层。

  “坠楼悲剧”发生后的6月11日,红星新闻记者曾赶到事发小区魅力欧镇采访。当时,小区居民们在三三两两地谈论头晚发生的坠楼事件。“年纪轻轻的,太可惜了,留下两个孩子,好可怜嘛!”一位婆婆看到殡葬车拉走遗体时,忍不住落泪。

  红星新闻记者调查了解到,事发当晚,夫妻俩从主卧室飘窗处坠落,直接砸在地面人行通道上。由于高坠带来的巨大冲击力,一株银杏树枝条被生生砸断。

  现场,地面的草丛和步道上,散落着数不清的玻璃碎片残渣。警用警戒带依旧缠在树上,围出一个大圈。魅力欧镇物业公司在警戒带上挂出了安全提示牌:“危险,请勿靠近!”

  物业公司所指“危险”,来源于16层事发房间的窗台——被打碎的玻璃窗出现一个大洞,破碎的玻璃并未全部脱落。

  悲剧其实早有征兆——坠楼前,男方刘某在朋友圈更新动态说:人被逼疯了什么事都能做出来!5万左右的账出去几天就差8.9万……对生活没有任何期望……

  在刘某最后的朋友圈动态中,他贴出了妻子朱某贤的照片、身份证、结婚证和夫妻俩领取结婚证宣誓时的照片。照片显示,他们领取结婚证的时间是2019年6月10日,事发当天恰好是夫妻俩结婚两周年纪念日。

  小区居民向红星新闻记者提供的视频显示,事发后一名女子赶到现场,自称刘某是其弟弟。女子说:“我看到他发的朋友圈,我就喊他不要冲动……”女子说,刘某发布朋友圈的时间为21时27分,她微信回复刘某后立即过来看望,没想到已经出事了。

  由于事发前当事人从房间内部反锁了防盗门,以至于接警而来的民警打不开门,只好请来开锁匠开门。

  事发小区魅力欧镇二期商品房都是高层。刘某所在楼层为两梯6户,刘家编号06号。隔壁邻居赖女士回忆,刘某在此居住了六七年,以前在外打工很少回家,今年在家时间多一些。大家偶尔在电梯碰到会打招呼,但彼此并不太熟悉。

  “两个都是二婚,男方之前有个孩子,前不久女方用婴儿车推着一个两岁左右的孩子,后来孩子不见了,听说被老人带走了。”赖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刘某是开挖掘机的,据说收入不错,女方似乎没有工作。

  事发后,赖女士从刘某亲戚处得到的信息显示:刘某父母都在外地打工。夫妻俩来自江安县夕佳山镇;此前两人发生过吵架,妻子朱某贤把孩子扔在了派出所,后来刘某把孩子接回家。

  “印象中刘某母亲今年回来了一趟,在家带了一段时间孩子,后来回天津了,好像把小的孩子也带过去了。”赖女士说,事发时她正在家里练琴,没有听到争吵和异响。红星新闻记者注意到,赖女士家客厅距离刘家事发卧室较远,中间隔了几个房间。

  事发后,有朋友以为是赖女士夫妻俩出事了,还专门打电话来询问,赖女士这才知道自家所在楼层有人坠楼。

  赖女士回忆,刘某和妻子偶尔争吵。以前从外地回来,喜欢在家打牌至半夜,影响到他们一家休息。

  “我儿子有时候被吵得不行,想打电话举报他们,但我老公说他们在外打工不易,难得回来一趟,打打牌可以理解,就不准儿子举报。”赖女士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今年春节刘某夫妻回来后,就一直在江安县,没有外出。

  事发前,刘家房门被反锁,只有刘某和妻子朱某贤在家。事发地又位于更隐秘的卧室,形成了“密室效应”。如今,夫妻俩均已坠楼身亡,事发前究竟发生了什么,成了一个谜团。

  其实,事发之前,06号房里并非只有刘某、朱某贤夫妻俩居住。刘某表弟小何,已在这里借宿整整一年。小何22岁,也是夕佳山镇人,因在江安县某医院实习,借宿在表哥刘某家里。

  小何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自己父亲是刘某舅舅,他和表哥刘某一直关系不错,表哥很照顾他。印象中,表嫂朱某贤通过手机打牌,输了钱,但具体输了多少,表哥和表嫂都没告诉过他。他只知道表嫂在网络平台打牌,参赌的都是线下的朋友。

  小何回忆,刘某和朱某贤都是二婚,是组合家庭。刘某和前妻所生孩子已经10岁,由在天津打工的爷爷、奶奶带着;刘某和朱某贤所生孩子才两岁,从孩子出生到事发前一两个月,由朱某贤自己带。

  小何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以前朱某贤除了带孩子,偶尔还做做饭。事发一个多月前,刘某和朱某贤吵架,吵得很厉害,朱某贤将孩子扔在派出所,独自去了成都。刘某把孩子接回来带了几天,此后刘母从天津回来带孩子。大约半个月后,朱某贤才回家。孩子奶奶则把孩子带往天津,希望夫妻俩轻松一点过日子。

  “那次过后,朱某贤就不做饭了,都是表哥下班回来做。”小何说,事发当日下午,表哥微信问他回不回家吃饭,当他说不回家吃饭并预计晚上8点左右回家后,小何收到了表哥的回复:你再晚点回来吧!

  小何没多想,晚上忙也没看微信。事发后他接到同在小区居住的亲戚的电话,说刘某和朱某贤跳楼了,并且已经被确认。小何赶紧回来,看到警察正准备撬门,小何拿出钥匙,却怎么也开不了锁,这才知道门被反锁了。

  小何告诉红星新闻记者,房间客厅如旧,没有打斗痕迹。客厅茶几上有一盘没吃完的小龙虾,他分析应该是表哥刘某自己做的。当天是表哥、表嫂两人的结婚纪念日。

  “客厅里没有空酒瓶。9047九龙社区香港马会,刘某平时不喝酒,而且酒量也不行,一瓶啤酒就能喝醉。”小何表示,由于警方封了事发卧室房门,他没有看到房间内部的情况——这位和坠亡夫妻最亲近的表弟,也不知道事发时房间里发生了什么。

  事发后,红星新闻记者从江安县警方了解到,此前网络流传的朋友圈动态截图确实是刘某生前所发,夫妻俩确实关系不睦并有争吵。

  经警方初步调查,该起坠楼事件中无犯罪情况发生,夫妻双方均为高坠身亡,双方家属对此结论没有异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