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当前位置:主页 > 免签政策 > 诺普信:公司农药制剂在东南亚缅甸、柬埔寨等地有销售和技术服务

诺普信:公司农药制剂在东南亚缅甸、柬埔寨等地有销售和技术服务

时间:2022-09-14 06:48 来源:未知   点击:

  公元1368年,朱元璋在应天府(现在的江苏南京)登上了皇帝之位。出身贫穷的他,具有强烈的忧患意识,常常居安思危险。一方面让利于民,主张休养生息;另一方面不断强化中央集权统治,肃清吏治。在他看来,只有惩治贪官、肃清吏治才是治国平天下的第一号问题,只有如此,国家的运转机制才能够有条不紊,子孙后代的统治才能够长治久远。如果这个问题能够得到彻底解决,比打赢十场大仗都强。

  因此,在洪武年间,朱元璋先后从吏治、经济、政治等方面入手,向当时的官僚统治阶层祭出组合拳,制造了整顿吏治、惩治贪污、专杀立威的一个又一个重大案件,空印案、郭桓案、蓝玉案、胡惟庸案成为后来历史学界统称的“洪武四大案”。

  与元朝末年的颓废之风不同,草根出身的朱元璋在登基之后,十分重视吏治,严惩贪官污吏,试图打造清廉奉公的官僚系统。虽然是保持高压态势,但当时元朝遗留下来的一些官场积弊仍然影响着明政府的官僚系统。《明史》记载有“贪墨所起,以六曹为罪魁”,意思就是说贪污腐败之风,中央直属的吏、户、礼、兵、刑、工六部机关最为严重。上行下效,六部尚且如此,其他的各级衙门肯定更是如此了。

  洪武十八年(1385 年)四月,郭桓案爆发。至于结果,史书中的记载很是吓人,“百姓中产之家大抵皆破”,大小官员就更不用说了,从上至下牵涉一万余人,几乎将大明朝的官场整个扫荡了一遍。

  此案案发的原因是源自洪武十八年(1385 年)三月御史余敏、丁廷举二人的一次检举,事发地是应天、镇江等五个州、府。检举中告发户部侍郎郭桓利用职权,伙同承宣布政使司李彧、提刑按察使司赵全德以及地方府州县官吏等人舞弊贪污,有吞盗赋税、官粮等不法之举。

  郭桓时任户部侍郎,相当于明朝的财政部副部长,分管征粮工作。当时,前一年也就是洪武十七年(1384年)的夏税秋粮,应天、镇江等五个州府,没有提交国库。原来,这几个地方早些年是朱元璋起义的根据地,为此他曾经全部免除了当地民田的税粮,官田则减半。可即使如此,当地还有几十万亩官田竟没有一点上缴。

  这是一起侵吞秋粮的贪污大案,后来办案人员调查发现,此案牵涉的人众多,矛头直指户部待郎郭桓,是一起窝案。

  二是浙西的秋粮本应上缴四百五十万石,郭桓只收了六十万石粮食和八十万锭银钞。这些银钞可以抵两百万石粮食,但剩下的一百九十万石则被郭桓伙同地方官员给私分了。

  三是郭桓等人在征收赋税时,还巧立名目,五花八门,什么水脚钱、口食钱、库子钱、钱等等,名目甚多,最后都中饱私囊。

  四是当时的大户为增加税粮斤两,伙同仓库官员在粮食、豆子中掺水,以增加重量,导致官粮仓库在气温升高后,储粮全部坏掉。

  朱元璋亲自审理此案,多方查证后,发现郭桓等人除了贪污秋粮以外,还侵吞了大量的金银和宝钞,折合成米以后高达2200多万石,连同贪污的秋粮共计2400多万石,彩吧心水坛论12166con。这个数字几乎相当于大明朝一年的国家收入了。不仅如此,在查处过程中,朱元璋发现,郭桓贪赃舞弊时间很长,涉案官员的手法拙劣,地方豪强与贪腐官员间相互勾结,对抗欺骗中央,伪造、涂改账册。

  这起案件,无论是贪腐人数、机构还是数量,都令人触目惊心。朱元璋成立了以审刑司右审刑吴庸为“郭桓案”专案组组长,下定决心趁此机会扫荡全国的贪污官员。案件牵涉的人员越来越多,朱元璋发现几乎所有六部官员都有涉案,对此朱元璋并没有“法不责众”,“宁可错杀一千,不可使一人漏网”。结果导致“自六部左右待郎以下皆死,赃七百万,词连直省诸官吏。”案子牵扯到了户部和十二个布政司,还有许多地方豪强,所有贪污的、行贿的、窝赃的一律绳之于法。

  据说,案件审理结束后,由于打击面过宽,不同程度上引起了骚动,为了平息民怨,又下令将审讯案件的官员吴庸处死了,为担心如此大的贪污数额,引发不良反应,只对外公布郭桓等人贪污秋粮700万石。

  郭桓案的发生,让朱元璋进一步坚定了“见任有司,皆系不才之徒”的看法,从而更加雷厉风行地推行他的以重典治吏的想法。而且他亲自编写著名的《大诰》,有数百个案例,其中大部分就是针对贪官污吏的法律。在财务管理制度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有效的措施。其中,有一条就是把税款、钱粮的记账数字都改成大写的 “壹、贰、叁、肆、伍、陆、柒、捌、玖、拾、佰、仟”, 虽然书写麻烦,但是可以有效避免伪造和涂改,以杜绝贪官污吏通过篡改数字贪赃枉法。此案后,洪武年间的吏治得到了部分澄清,缓和了阶级矛盾,国家财政收入也得到了有效增加。

图文阅读